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情海韵

山的博大 海的精深 网的宽广 我的情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一次下井  

2011-01-19 18:03:55|  分类: 漫步华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人生,总能够有很多让人难以忘怀的记忆,也许那唯一一次下井的历史,让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

那是80年代末的一个夏天,团委组织我们到马家沟矿开展联谊活动的时候,我们一行七人,在团委领导的陪同,下到马家沟矿井参观考察。

下井前,矿领导对我们进行了简单的交代和培训,我们换上工作服,戴上安全帽,脖子围了毛巾,腰带上吊着电瓶,手里拿着矿灯,在煤矿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来到井口。矿领导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确保安全生产,井口就是生死门。为了确保不出事故和少出事故,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好安全关,每一个下井的工人,都要进行安全检查。

在井口有很多等候的工人,我们和他们一起坐电梯下井。说是电梯,其实就是一个罐笼,坐到铁笼子里下井,别有一番特色,坐罐笼跟坐电梯差不多,但是笼是两边透气的,速度很快,等我们全部准备好了,随着“咣”的一声响,罐笼开始下沉,据说最高可达5米/秒,由于是由十数根钢丝绳牵引而升降,因而会有轻微晃动。在煤矿外边很远都能看到的两个大轮子,就是用来提升升降机用的。

随着下沉深度的增加,阳光已经消失了,只有罐笼里人们头顶上点点微弱的灯光在晃动,我曾试图努力看清井壁的模样,看不清楚。有种晕眩的感觉,我闭上眼睛,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,聆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,脑袋开始变得不听使唤了似有一群蜜蜂围着自己“嗡嗡”乱叫,耳膜也开始慢慢鼓起,脑袋仿佛变得越来越大,惯性、失重,减压,让我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,任由两只耳膜无限地扩张,好像被撑满,约摸三五分钟光景,大行道便呈现在了眼前,刹那间,我们便被大行道里发出的温暖的光芒所笼罩了。

走出铁笼子,听矿里的领导说这里是七巷道,七巷道就是海拔-700米。在前面的领导导引,后面的领导断后的保护措施下,我们开始竖着巷道往前走,逐步地我适应了环境,耳朵的感觉好受了一些 。大巷道很宽,有灯光,流水,电缆,有两间房子宽,就像人防工程一样坚固宽敞。走出大巷道,就是小巷道了。小巷道高个人走在里边,感觉随时都有接触电源的危险(其实是没事)。一会我们坐上了拉煤的小火车,火车不是很大,感觉就像时四轮车斗那样大,里边可以站上六七个人。火车起动,头顶上的矿灯发着微弱的光亮。 “隆隆”作响的小火车载着我们驶向黑暗的深处。在隧道里行进了十几分钟就停了下。

下了火车我们接着往前走,不知走了多远,停了下来,据说我们到的这个地方,就是当年华国锋主席等中央领导视察过的掌子面。 这里是全面质量标准化最好的一个面,也是最安全工作面,很多领导视察都来到到这个采煤的工区。采煤区通道一个连着一个,上面及左右用坑木坚实地顶着,但仍有不安分的煤块露在外面。行道很窄,也很矮,一不小心,便会碰着头顶的钢帽,脚下是两条铁轨,洞壁上挂着水管、电线。采煤隧道,用无数根粗大的钢柱擎起来,为了防止巷壁原煤洒落到工作面上,还用了坚固铁网及铁栅栏加以固定。我随手从工作面上抠了一块煤,握在手里。一台挖掘机停在通道上,那天检修,它没有工作。同时,我看见一条宽1米左右的传送带,向前无限地延伸。煤就是通过传送带运倒陆地的

我们一直往前走,不知道走了多久,看到了采煤工人,他们好像在哪里准备做什么,也弄不明白,矿领导说这些都是为老板服务的,(他们称采煤的为老板),一个一线采煤的工人(老板),就要有7-8个人为他服务,他们的煤是专门供人民大会堂用的。

我们从七巷道下到八巷道,就像脸盆大小的一个窟窿,弯弯曲曲的,我在那里转来转去的,根本就行不开身子,我连爬带滚的下到了八巷道。真的很累,不知道怎么走下来的。

到八巷以后,我们坐猴梯又回到了七巷道。坐猴梯可真的让我品味了冒险。七巷道和八巷道之间,架设设了被电动机带着的钢丝绳,转了个圈,又从另一边拉上来,钢筋焊在三角形的铁板上,吊在钢丝绳上来回送人,和我们登山用的索道差不多,这就是“猴梯”。猴梯可供人坐的面积也就是一本32开本的书那么大小,也就是刚好做下一个人的半边屁股。工人们娴熟一把抓住猴梯上面的钢筋杆,屁股坐在直角部位的一块小铁板上,缓缓向上滑去……我们同行也效仿者坐上来,看着其他人一个个上升了,我十分紧张,暗暗思忖,这既要速度,又要技巧的东西,稍不注意,就有可能摔下来,我恐怕“享受”不了,倒不如沿着石阶走上去。又一个猴梯转上来,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心一横,腿一抬,不知怎么一下就上去了。猴梯猛烈地摆动起来,我害怕极了,牢牢抓住钢筋杆,脚却找不到踩着点,像猴子一样蹲着的身体也抖个不停。在摇晃中,我逐渐被升高了,慢慢的心里稳定了下来,终于不再摆动了,却感觉坐得很难受,盼望着快点升上来。头上是钢丝绳每隔20来米通过滑轮就“咔嚓”一下的响声,矿灯照见地下渗水沿着凹凸不平的小沟向下流淌。坐在猴梯上,觉得一切都交给了别人是的,这是最惊险的,最刺激的一幕,至今记忆犹新。

随从团委领导深一脚、浅一脚地穿行在各个通道,伸手所触都是黑油油的东西,穿着高腰雨鞋的两条腿机械地抬起、放下,左摇右摆,仿佛那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,不听大脑的支配,我的手上身上脸上都沾满了煤屑,我才仅仅走了三小时就这样,我们的煤矿工人在这阴冷潮湿的时刻充满危险的环境里工作八小时,他们付出的体力就可想而知了。灯光、铁轨、矿车、煤海、管道、线路、材料、流水、还有鼓风机陪伴下各种的粗野纷乱的声响与那群默默无闻、无私奉献的人们构成了美丽的有声画卷……这真是一个充满深情的的地下世界。正是这些煤矿工人在这个神奇的世界,用他们的血汗换来了我们的温暖和光明,他们那种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奉献的精神,真的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发扬。

……从七巷道,我们又坐上了大铁笼,回到了陆地。看看彼此的的面孔,真的是比煤矿工人还黑。看看自己从地下700多米采来的煤,轻轻的,黑黑的、亮亮的,真的很美!时间过去了很久,可是那一次难忘的井下之行,仿佛就在昨天。

  寒冷的冬天,当我们坐在温暖舒适的房子里,毫不吝啬地往炉膛里填着煤碳的时候,我们是否想到,每一块煤里,都凝聚了工人们的血汗;当我们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,享受着暖气的温暖,牢骚着工作繁重的时候,我们是否想过,还有多少人工作在比我们更加艰苦环境里?

 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1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